欢迎访问!今天是:2020年 4月 4日     
【稽核审计小知识】审计案例分析之“豆腐渣”水渠揭露纪实
发布日期:2020-03-03 | 发布人:admin | 字体:    

近年来,中央加大了对脱贫攻坚的投入力度,逐年增加了对地方的扶贫补助资金。X县是地处西部地区Y省的一个贫困县,贫困率相对比较高,中央对该县的脱贫攻坚高度重视,投入了大量扶贫补助资金。根据审计工作安排,由审计署驻K特派办负责对X县扶贫政策落实和资金管理使用情况进行审计。审计组在对该县交通和水利部门进行延伸审计时发现,投入大量资金修建的农村水渠项目存在偷工减料、建设标准低、工程质量差等问题,项目负责人与承包商“内外”勾结,套取国家扶贫资金几十万元。K特派办立即将问题线索进行移送,最终该项目相关负责人均受到了严厉处分。

一、摸排线索

通过前期的审前调查、方案制订、内部讨论等方式,审计组认为有必要对X县交通和水利项目进行延伸审计。这天,刚吃过早餐,裹夹着秋天特有的丝丝凉意,审计组的王强、李正涛和马东红三位同志步行来到了县水利局。

王强是一个有着六年审计工作经验的业务骨干,李正涛和马东红都是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审计新兵。为决速进入角色、高效开展工作,根据此前摸底掌握的情况,审计组召开讨论会议,大家各抒己见。

王强作为审计组的老大哥,胸有成竹地说:“凭着几年的扶贫审计工作经验,这类水利项目最需要关注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一是要重点关注工程质量过不过关,有没有按照项目申报标准建设;二是要重点关注承包商的资质是否达到标准和招投标的程序是否规范;三是要重点关注扶贫资金有没有被套取的情况。”

学法律出身的李正涛,具有逻辑思维严谨、脑子灵活的特点,但他也心直口快,直言道:“我们直接找项目负责人过来问,不就可以了?”马东红笑着说:“哪有那么简单,我们能不能反着来审计,我们假设X县的水利项目存在王哥说的那几类问题,那我们是不是可以从相关资料文件中寻找疑点、反向突破呢?”王强听了马东红的建议后,频频点头,于是他们三个人分别调取了水务局和交通局的项目台账及对应的项目报账材料,并对项目的施工内容和决算价款进行了详细分析。

李正涛长时间“咦”的一声,打破了翻阅资料的宁静。他拿出资料,指给王强和马东红看。他慢条斯理地分析道:“你们看,三坝乡的瓦刷大沟项目,要修建1.4千米的水渠,决算价款是74.4万元。按照项目设计标准,该水渠高0.8米,渠壁厚度0.2米,渠底厚度0.1米,渠底内径宽0.6米,砂砾垫层厚度0.1米,用料是C30混凝土。按此标准计算,该大沟用料是532方C30混凝土和140方砂砾。根据C30混凝土用料配比算出需要的水泥、沙子、石子的用料量,我们以此设计测算值与实际报账的量进行比较。根据项目决算单和工程量清单,发现这条水渠报账用的混凝土量与此差别较大,工程量明细清单中用的石子、沙子和水泥的量及比例,明显偏离正常理论值。并且根据二次搬运工程量清单,还发现二次搬运量与用料量不一致。按照就地取材节约成本的原则,项目现场是能解决一部分石子用料的,二次搬运的量只会少于真实的用料量,结果此项报账材料也不符合正常逻辑。”

通过上述分析和比较,王强初步判断瓦刷大沟项目很可能是有问题的,需要延伸审计。向审计组现场负责同志汇报请示后,他们三人就动身到三坝乡实地查看瓦刷大沟项目。在去延伸审计的路上,高山深谷、茂林沟壑,两旁擦肩而过的一棵棵松树,为原本曲折的道路增添了几分神秘感。王强心想,能在这样的条件下,修出一条灌溉三百多亩田地的沟渠确实不容易。

王强、李正涛和马东红到瓦刷村民小组后,与三坝乡乡长和建国、市局项目联络人余主任及村民小组代表一起,直奔瓦刷大沟项目现场。李正涛和马东红拿着早已准备好的轮式测距仪和卷尺进行了有针对性的测量。他们花了将近两个半小时全面测量了大沟的长度、厚度、深度、宽度,并将所测量的数据全部记录了下来。

审计组的王强一边擦着汗、一边朝着远方眺望,问乡长:“这个瓦刷大沟项目水渠建在山上确实是挺不容易的,是由哪个公司来负责修建的啊?”和乡长脸色顿时煞白,略有所思:“这个项目我们乡党委政府都很重视,我们按照竞争性谈判的原则,直接交由县里面最有实力的建筑公司来做的。”

趁着王强在向和乡长询问的时候,李正涛和马东红窃窃私语,“长度倒是够了,但是宽度及深度大部分不达标,用料方面,我目测也不达标。而且从险峻的地形来看,此地很难修出设计标准的水渠,好在修好的水渠已经在使用了,水流还不小。”

虽然不能完全证明延伸前的猜想和怀疑,但是此次实地查勘还是很有收获的。李正涛和马东红悄悄将王强拉到一边,告诉他:“从现场查勘的结果来看,这个水渠的用料是不达标的,用的不是C30混凝土,目测还不能完全判断是什么修渠材料,抹面砂浆有点像M10;谷底1100米的水渠近600米存在内径不达标,0.6×0.7米的设计内径实际仅有0.3×0.4米,内径缩小之后工程量减少了近五分之一。但是这些仅仅只能证明工程量有所缩水,还不能判断该项目的质量有问题。如果要给修渠材料下结论就要进行破坏性试验,敲掉部分渠壁破碎后测验。”

王强插话说:“为控制审计成本和避免因破坏水渠而引发群众意见,暂时不能采取这种破坏性试验,先这样,晚一点再说吧。”

山上的水渠被通组路一分为二,路上将近200米,路下100多米。谷底的1100米虽然量完了,但是山上还有300多米没有实地查看。王强身上有着审计人员特有的执着精神,他想:没有量完,审计就不能下结论。于是说:“我建议大家再坚持一下,去山上把剩下的300多米量完再去吃饭,这样我们就不用再来回折腾了。”

和乡长和余主任都面露难色,艰难地启齿道:“好吧,那就听王领导的。”于是,和乡长和余主任就陪着王强、李正涛和马东红到了山上的项目地。和乡长陪王强、李正涛和马东红立即开始量路上的渠,饥乏的余主任就留在路边休息。水渠有段100多米比较陡,“老大哥”王强和李正涛、马东红商量:“你们还小,又没怎么走过山路,要多注意安全,小马又是个女生,不太方便,这样吧,我与和乡长去量就好了。”没等李正涛、马东红回复,王强立马说了句“就这么定了”。

最后一百米确实很难走,野树枝和荆棘丛布满了道路两侧,中间的路只能隐隐约约看见,王强与和乡长两个人的衣服也被割破了。经过艰难的跋涉,王强终于量完了最后一百米的水渠,长度定格在147米。总的长度修筑是够的,还多修了47米,但是中间发现有2处裂缝。至此,除了虚报一部分工程量,偷工减料和渠道质量问题还没有确切的证据。王强和气地对和乡长说:“过来的路上,我发现有2处裂缝,去看看吧!”和乡长为难地同意了,与王强朝着有2处裂缝的地方走去,但是脚步很慢。王强眯着眼透过缝隙朝里面看,没发现有多大的问题,带着试探性的疑问对和乡长说:“这渠踹一脚不会有问题吧?”和乡长无奈地说“你踹吧!”王强伸出脚,一脚就踹了过去,力度不是很大,但是缝隙一下变大了很多。初步能看出来渠道不是很结实,质量很可能有问题。

王强转过头直接对和乡长说:“你踹一脚试试,这渠质量有问题。”和乡长淡淡地说:“这会有啥问题?”说完他用力地踹了一脚,结果渠歪了。仔细一看原来是渠壁的厚度不够,上边按设计的20厘米厚修的,下边只有5到7厘米厚,上下差别很大。于是,两人一块儿到另外一条缝隙处,用脚蹬了蹬,让人没想到的是渠道竟然倒了,情况跟上一条缝隙一模一样。见此情景,在吃惊的同时,王强认为这条渠修确实有大问题,必须回头对谷底的渠道重新进行核实。

二、 杀回马枪

审计组一行回到了瓦刷村民小组,在村民家中借了十字镐、锤子、钢等工具,决定对渠道重新进行核实,杀一个回马枪。

王强平静地对和乡长说:“你看选哪一处测。”和乡长心里似乎有点着急,又有些心不在焉,问了好几次后,他才慢慢地说:“听你们的,你们选哪儿就测哪儿吧。”审计组一行就随机在路边选了一处,用十字镐刨了里外两边的渠壁,发现确实存在渠壁“上边厚、下边薄”的情况,更大的发现是修渠的材料就是砂浆和大小不一的石子混合物。李正涛还用钢针轻松地打穿了渠底,发现渠底很薄且用料都不是混凝土,用手掌搓着钢钎在流水的渠底转,发现大概4厘米深后水流中就出现了红泥水,这足以说明渠底厚度仅4厘米左右,并且没有做砂砾垫层。

“有的地方是厚的,只是这儿的施工量不够。”随行的村民代表发现不对劲,立刻争辩说。王强接过话说:“那你选一处吧!”村民代表就随机选了一处。王强用锤子敲了敲渠壁,通过声音判断了渠壁的厚度,用钢针在渠壁上钻了一个孔,并量了渠壁的厚度仅为5厘米。王强还给村民代表略带“专家”的口吻解释说:“你听听锤子敲渠壁的声音,厚的和薄的声音是不一样的。”测量了几处后,王强对和乡长和余主任说:“你们看还用再选地方测量吗?”和乡长和余主任面面相觑,耷拉着脑袋,一脸难堪,都说不用了。

此时,现场勘查的结论也出来了。项目建设存在以下问题:0.8千米的渠道实际修建内径仅有0.3×0.4m,且渠壁除顶部宽度达到0.2米外,下部2/3的高度平均厚度仅0.05米;200米长0.6×0.7米设计内径的渠道渠壁厚度除渠顶宽度达到0.2米外,渠壁下部有接近2/3的部分平均厚度仅为0.05米;渠底平均厚度仅0.04米;修渠材料为M10砂浆及少许石子混合物,而非C30混凝土;渠底0.1米沙砾垫层未做,部分渠道因渠壁厚度不达标已出现垮塌;渠道主体建筑完工工程量仅占设计工程量的42.45%。

把渠道的情况完全弄清楚后,审计组一行人回到了村委会,还了借来的工具。王强对和乡长说:“这个项目是谁负责的、谁做的,请他出来说明下情况吧!”

三、真相大白

此时,和乡长的脸色很难看,他打完电话后,对着王强坦白说:“这个项目是乡里的杨副乡长负责的,项目是这个小组的小组长杨继红具体实施的,施工公司也是他找来的。”王强似乎松了口气,跟和乡长说:“那就请你通知他到乡政府说明情况吧!”到乡政府后,李正涛和马东红按照王强的要求,很快调取了项目的账务资料、相关会议记录和纪要,并进行了复印取证,精准锁定了该对项目负责的责任人。

杨继红气喘嘘嘘地跑进了乡政府办公室,他知道“纸是包不住火的”,而且事实已经摆在了面前,到了办公室之后,他六神无主地靠在椅子上,着急地解释说:“这个项目是市政公司以28万元的价格,包工包料转给我实施的。”随即,他又提供了转包合同。听到杨继红这么说,王强、李正涛、马东红三个人很气愤,他们也终于明白了这个水渠工程为什么会这么“水”,预算744万元的项目,仅仅用了不到28万元就做了,能不偷工减料吗?质量能不出问题吗?这些人简直就是老百姓身边的“蛀虫”,无形中吞噬着扶贫资金,阻碍了党中央扶贫政策的落地见效。

弄清真相,取证完毕后,王强、李正涛、马东红三个人回到了县城,他们立即向现场负责的同志进行了全面汇报,现场负责的同志要求尽快梳理成材料,移送有关部门处理。经过夜以继日的奋战,他们准备了材料,并通过了多个程序的复核,顺利将问题线索进行了移送,有关负责人也得到了应有的处分。

不知不觉,X县扶贫政策落实和资金管理使用情况审计项目也接近尾声了。业务骨干王强被抽调到了另外一个扶贫审计项目上,在奔赴审计现场的途中,听到车窗外潺潺的流水声,看着弯曲的水渠道遍布山脚,于是让司机停下车,走到水渠边上,深呼吸,顿觉心旷神怡。看到旁边有老百姓通过水渠的水进行灌溉,脸色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他在心里暗暗立誓:“一定要做好扶贫审计,使扶贫资金能真正发挥作用,扶贫政策能真正落地见效,这就是一个审计人的使命和担当。”


注:摘抄审计月刊201911期